职业农民”登场解开种田不赚魔咒

2018-06-28 19:23

  “我们现在农村大部分农户就是七八亩地,十几亩地,一户就种这么一点地,靠这一亩地赚的钱跟在城里打工一个礼拜赚的钱差不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韩俊表示,怎么样能够让务农真正成为一个有吸引力的职业,让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的人也能够过上体面的生活,是“三农”政策当中要破解的一个大的难题。(11月4日新华网)

  “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中国要强,农业必须强;中国要美,农村必须美;中国要富,农民必须富。要通过富裕农民、提高农民、扶持农民,让农业经营有效益,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从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两年前提出“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到《深化农村综合性实施方案》明确指出“培养新型的职业农民队伍”,农民的职业化无疑是城镇化背景下的大趋势。

  过去,在城乡二元体制下,农民受制于户籍藩篱,无奈承受着最低的公共福利和公共服务。可在本质上,农民本来只应代表一种职业,唯一的区别就是:农民是种田种地的,而厨师是烧菜烧饭的,官员是服务的要让农民成为体面的职业,首先要让种田种地有利可图;否则,“职业农民”会更近似于一个无奈的吐槽。

  农民离开土地才能致富,这是当下农村最为线周差不多”,将“以后谁来种地”的问题摆上桌面。一方面,袁隆平能让农民拥有更高的水稻产量,却无法让农民因此拥有更高的收入;另一方面,尽管我们的农业补贴有很多,但务农依旧不挣钱,似乎只有打工一条出。

  让农民能够靠土地致富,能够靠种粮挣钱,“发展多种形式的农业适度规模经营”是必行的径。“如果种地的话,达到一两百亩才能够有像样的收入,可能跟打工的收入差不多。”这意味着,将来的职业农民其实更像是现代“农场主”。同时可以肯定的是,现代农业需要的从业者数量会越来越少,更多人会离开乡村落户城镇,“职业农民”则需要从“身份农民”中剥离开来。

  现在一提到农民,似乎仍然代指一种身份,与工人、知识等等相对;而要解决农民问题,需要让农民重新归为职业,而不再是身份。为此,不仅要在公共福利上抹平差距,实现公共服务的均等化,更重要的是,要让土地能够成为农民改变身份的本钱,就像当年住公房的城镇居民无不因为房子获得一笔巨大收入根据茅于轼先生的计算,每户人家少则十几万多则上百万;其实,以超低价格落户家庭名下的公房,如果一直未卖也未拆迁,收入何止于此。

  农民在农村的土地,与落户城镇需要的房子,两者之间如何发生合理关联,如何赋予农民更多财产,让农民真正分享土地增值收益,这或许才是“身份农民”退场“职业农民”登场的关键。 (舒圣祥)

  忠县忠州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最佳浏览:分辨率1024*768以上,浏览器版本IE8以上)

  地址:忠县忠州街道中道2号忠县行政中心5楼 邮编:404300 新闻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