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辞去月薪7500元工作行乞 称靠表演赚钱

2018-06-23 19:27

  被记者追问得不耐烦了,乞丐直言:“你上网搜帮,在成都的那人就是我!”他说要留个电话,拿过记者的采访本,利落地撕掉了采访记录,然后丢下采访本一溜烟跑了。昨日,记者在救助站门口与一名职业乞丐有了一场戏剧性的“接触”。

  昨天11点左右,市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在中山发现两名乞丐。年轻女子跪在地上不断,称母亲患病急需治疗费。老人闭着眼睛躺在旁边,面前放着五六十元钱。

  她们被工作人员进了救助站。年轻女子的身份证显示姓名为张某娟,其母叫陈某英,两人都来自安徽淮北。

  张某娟告诉记者,自己离婚一年多,家里有两亩地,但根本无法生活,只好带着65岁的母亲投靠在厦门建筑队当吊车司机的弟弟。她说,刚来一个星期,也试着去找过工作。后来发现中山有很多乞丐,收入还不错,于是带着一床棉被和母亲也来“摆摊”。

  张某娟讲述的故事听起来很令人同情,但在她弟弟来到后,记者才发现原来只是个“传说”。

  张某娟的弟弟自称张某良,穿着皮夹克,身体很结实。记者跟他一聊,发现他说的情况和张某娟所说的对不上号。记者问他怎么忍心让自己的母亲出来乞讨,他马上反驳:“那是我姐姐的婆婆,我娘早死了。”张某良还告诉记者,姐姐也没离婚。

  张某良把张某娟和陈某英接出了救助站,记者一跟着他们,试图了解更多情况。张某良掏出三张从泉州至厦门的车票,显示的日期是12月22日。他说,三人刚从泉州到厦门。这样看来,此前张某娟称弟弟在厦门当司机的话,又是谎言。

  在记者的追问下,张某娟终于不耐烦了:“我们是专业乞丐,整个村子都去乞讨,是有名的乞丐村。乞讨有什么稀奇的!”

  张某良说,以前确实当过四年司机,工资每月7500元,后来辞职不干了,因为乞讨赚的钱更多。张某良告诉记者,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以后还得花钱娶媳妇,所以要趁现在多赚点。当职业乞丐有多挣钱,张某良一直含糊其辞不肯透露。

  记者“纠缠不休”一个多小时,张某良无奈只好实话实说:“你到网上搜索帮,有视频,在成都拍的那个就是我!”他并不觉得当职业乞丐有啥难为情的,甚至还把自己和赵本山归为同一类:“赵本山靠演小品赚钱,我也在演,只不过我是比较低级的演员。”

  随后,他说要给记者留个电话号码,伸手拿过采访本,突然撕掉了那几页采访记录,丢下本子飞快地跑了。

  还在悲观?三天百余家A股公司披露增持计划 逾10亿线年难见的破面股已现两只 是A股仙股化还是大底征兆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据此操作,风险自担。